YOY幽

导火索 (落柳abo设定)

   设定随便写的注意

   


  那天,柳平安的发情期到了。

  那时柳平安正窝在客栈里数铜钱,欧阳不落在外面和当地高手打得正嗨,自己数着数着一兴奋,发情期就这么措不及防地来了。

  感觉到身体异常的柳平安连忙停止了愉悦的数钱,仔细地判断起自己的情况(话说天然呆还真是天然呆,这时候还仔细判断)

  嗯,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发情期了,按书上说要找抑制剂,那就拿欧阳的吧!和正常发育的平安不同,人家欧阳不落老早就性别分化了,而且不负众望的是一个强大的Alpha……等等

  第一次发情期伴随来的就是重要的性别分化。以前平安总觉得是Alpha或是Beta还是Omega都无所谓;但现在不同,身体的酥软和长强的空虚告诉他:自己是个O。这怎么办啊!打欧阳的抑制剂没用啊!按摩也抑制不了啊!柳平安难得慌乱了起来。

  但柳平安还是拉回了仅存的理智。他先是关好门和窗,防止一屋的信息素给漏出去,接着赶紧进浴室扒了衣服泡在冷水里。死马当活马医了,希望能管点用;例外欧阳不要那么早回来啊!Alpha遇上发情的O准没好事。冷静的平安第一次没辙了,只能泡在冷水里消极面对。

  俗话说得好,怕什么来什么,就在柳平安祈祷欧阳不落别回来这么快时,欧阳不落刚好揍得当地高手连连求饶。欧阳不落嘴上说着嫌弃的话脚上就马不停蹄地回客栈了。

  切,我还以为这里的人有多厉害,也就几个软脚虾!话说揉肩笨蛋一天到晚都宅着数钱,迟早要求我救他!越想越起劲的欧阳不落一上客栈楼梯就感到了不对劲:怎么会有Omega的味道?!哪家的那么不检点,信息素飘的整个楼梯都是,要不是我自制力好,换别的人早办他了!只不过……

  这信息素是一种淡淡的草药和药酒的味道,换成平时都是安神养心的作用,而此刻却沾了一种甜腻的味道,像平静之下的放荡,让人忍不住心猿意马…卧槽!

  欧阳不落终于闻出这是柳平安的信息素——因为走到自己房间时味道更浓了。大脑缺根筋的他想也没想就冲了进去,结果被一屋的信息素熏得差点失去理智。幸好我意志力好,不然……就在欧阳不落给自己点赞时,柳平安开腔了。

  "欧阳,你回来了?"平时的一句问候,在这次柳平安说出时竟有几分撩人的味道。一句"欧阳"讲得天下第一差点又起反应。"柳、柳平安你没事吧?"欧阳不落只得杵在浴室门口着急地问他。"有事,难受死了;不过等我一会就好。"柳平安欲哭无泪地说,说到最后还带了点喘息的声音。

  没错,柳平安的状况很不好,泡冷水治标不治本(而且都被他泡暖了)脑子快成了一堆浆糊,双腿遵从着本能绞在一起,长强好像还流出了些奇怪的液体。更可怕的是,脑子里还全都是欧阳不落的身影和他强大的信息素。

  欧阳不落是他认识最久的Alpha,他的信息素柳平安闭眼就能想到;但这不是满脑子都是他的原因……

  难道说,我喜欢欧阳?柳平安想到这可能性时,脑海里顿时闪过一幅幅画面:他帮自己找恩人、夹菜、拍肩、遍地找钱;自己有危险时挺身而出,一边说着求我就帮你一边出手最快……是啊,他们已经在一起那么久,发生过这么多事了。虽然恩人仍没找到,但自己已经习惯和欧阳在一块的生活了,甚至觉得一直走下去,也很不错。

  我,喜欢欧阳。迟钝如柳平安,也终于明白了自己不曾察觉的心意。想到这,他赶紧穿起了衣服。

  与此同时欧阳不落也开始了煎熬:冷静下来才想到,柳平安他是个Omega,他迟早会被一个Alpha标记——他那么好绝对有大把Alpha追,到时揉肩笨蛋会和那个人翻云覆雨,会成为那个人的所有物,会和那个人白头偕老、相伴一生,而那个人不是我……"轰"的一声响起欧阳不落才发现自己震裂了桌子。

  欧阳不落这才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接受:不可以,我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能容忍另一个人夺走我的东西?生活里点点滴滴都有平安的背影,自己已经离不开他了。报不报人情如何?这么久都没还真和自己心里那点念头无关?戴不戴得回面具很重要?我最想的是和他一起走下去啊。情商低如欧阳,此刻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这事件更像一条导火索,把对彼此的欲望都坦白在了自己面前。

   罢了,先给他买了抑制剂再说吧,趁人之危不太好。欧阳不落定了定神,告知了平安一声便要出门。此刻衣衫不整(已经很努力穿好了)的平安从浴室里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上前几步揪住了他的衣摆,信息素竟被控制得半点也没漏出。

  "欧阳,我喜欢你,留下来吧。"尽管眼角红得勾人,但眼神中是一贯不变的坚定和冷静,像给人治病时光彩夺目的他。

  欧阳不落吃惊地回头,望着柳平安,剑眉挑得飞起,一副整个人都被惊到了的样子。

  "抱、抱歉……我失言了。"以为告白失败的柳平安万念俱灰地撒开手,一边悲伤地想着:这下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一边转过头打算泡下冷水缓解一下自己的伤心,但刚迈出一步就被欧阳不落搂进了怀里,箍得紧紧的。

  柳平安吃惊地回头,撞上了欧阳不落那满是无奈和柔情的眼神以及通红的脸颊。"柳平安……我是天下第一,但终归败给了你。"

  "欧、欧阳?""柳平安,我也心悦你,无论你是不是在说胡话;而且就算是说胡话……"

  一边对着柳平安放话,欧阳不落一边关上了门,拉上木条。

  "你现在也改不了。"

马尾平安真的超赞啊prprpr,可惜画不出来……(´;ω;`)

郎骑竹马来 (落柳幼年向,略微CP向)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春天,欧阳不落还没有盖世的武功,柳平安还不会销魂的按摩,不败仙教也还没有创立。那个春天,只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春天。

  "师父,我们要去哪啊?"一个扎着张扬红辫的俊俏小孩,正一脸不满地向前面一位白发苍苍,仙风道骨的老人搭话。"刚不跟你说了吗,去拜访一位高手。""谁啊?""再吵我就喂你吃蟑螂了。"

  小孩一脸幽怨,赶紧闭上了嘴,气氛又回到了原先的沉默。

  哼,怎样都不告诉我,小气!话说这次是第一次离开天下院下山来,好想一个人好好玩玩!心里这么想着的小孩不是别人,正是欧阳不落。

  就在他寻思着怎样找乐子时,远处好像有什么热闹,人群都往那里聚拢着。对呀!我可以假装被人流冲走然后迷路,这样我不就可以好好玩一玩吗?而且回去也不会挨吃蟑螂的罪了!

  欧阳不落想到这,立刻装出被人流挤着的慌张样子,着急忙慌地告诉师傅:"师父,我要被挤走了!等会我就去找你!!"说完,欧阳不落立刻就脚底抹油似的跑了,没半点被挤着的样子。

  师父望着他小小的背影,只得叹一口气:这小家伙真是说谎不打草稿,无论是他还是欧阳不落的身手,在人群中穿梭自如根本不在话下;也罢,反正迟早是要外出历练的,这次就让他先体会一下所谓江湖吧。

  完全不知道师父良苦用心的欧阳不落见师父没追来,心里就喜滋滋的偷着乐:这下我就能好好玩一玩了,哈哈哈!一边美滋滋地想着,一边他就赶紧凑热闹去了。

  凭着个子小的优势,欧阳不落挤过一圈圈的人群,到达了第一现场:之间好几个彪形大汉正一脸凶神恶煞地与对面僵持着,而对面是给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一个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脸色十分苍白,但仍掩不住其姿色清丽的女孩,此刻正昏睡着;另一个长着一头乌发,身上衣服虽然普通,但洗得特别白净,一个小黑辫耷在上边;尽管黑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平静,但皱着的柳眉还是透出了他的些许不满;此刻他拦在彪形大汉和那小姑娘的中间,大概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意思。

  "小兔崽子,给我让开,我管教我闺女还用你来管!"为首的大汉恶狠狠地吼着那面色沉静的孩子,双眼中满是凶狠,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但那小家伙一点也不怕,他仰视着那大汉,用稚嫩到十分淡定的声音说:"她说了,你不是她爹。"尽管内容没有可信力,但他就是一副很正经的样子。

  那大汉气的满脸通红,腮帮子咬得紧紧的,恨不得把这小孩活剥了皮。他深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了个笑容:"抱歉是我太粗暴了,跟我到家我给你赔礼道歉吧。"

  就在他说话时,他的手下偷偷地向那孩子喷出一股白烟。有了这迷魂散,管叫他睡着去见阎王!那大汉心里狠狠叫嚷。

  这时突然有一股掌风袭来,把那迷魂散都送到了那些壮汉的跟前,他们都措不及防地猛吸了口气。还没等晕过去,一个小孩突然出现,操着根竹马一人一棍地把这些人全撂倒了。这竹马感情还能当凶器使的?!彪形大汉在晕倒前欲哭无泪地想。

  昏迷的小姑娘悠悠转醒,看到了眼前替他们出头的欧阳不落,小脸顿时抹上了一片红晕:这位救我们的少年,就是踏竹马而来的属于我的天命公子吗?

  实际上欧阳不落也就八九岁大,压根算不上少年;竹马也只是顺手拿来的,他在天下院这些年连竹马是啥都不知道呢。

  欧阳不落撂倒一帮人后,那梳着黑辫的孩子便过去道谢:多谢你出手相救。"他不是别人,正是柳平安。

  欧阳不落见到柳平安向他道谢,立刻摆了摆手:"举手之劳而已,二位姑娘没事吧?"说完还偷瞄了柳平安一眼。

  柳平安:"……"小姑娘听到欧阳不落的话后立刻捂着嘴呵呵笑着:毕竟恩人看上去既白净,又安静的,看上去确实像个姑娘呢。

  欧阳不落很奇怪:"我说错什么了吗?"柳平安只得叹口气:"没什么,你认为是就是吧。"毕竟救过自己,拆穿也不好。小姑娘笑得更欢了。欧阳不落挠挠头,便带着他们到别处去了。










   我妈醒了。

之前随意摸的鱼(话说不要只有我一个人自嗨吖555)(´;ω;`)


最后干了个爽

天下无敌,并肩而行 (幼儿园文笔,不喜见谅;落柳落友情向……大概吧?)

      我叫阿红,从小住在一个小村子里,帮家里摆糖水已经6年了。在这6年里,我自翎各种各样的人都见过个遍,包括那两个人。

      

      那天正是盛夏,蝉没完没了地叫着,正在摆糖水摊的我满意地看着地上的热浪,美滋滋地想:这时糖水卖得最多了,哈哈!哎!有客人来了!眼尖的我瞄到了远处小点似的影子,便立即去迎接新客人了。

      

      来者是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个扎着黑色辫子,看上去其貌不扬;另一个则长着张扬的红发,气度非凡,与我邻居家那种脸挂着鼻涕的王二李狗蛋之流简直是天壤之别。

  

    "嗯……麻烦给我一碗红豆和一碗绿豆,谢谢。"那看上去呆呆的黑发青年告诉我要的糖水,我便连忙赶去做了。

      

      看脸的我因为那红发少年,在糖水里的料都加多了一些。"来,你们的糖水。"我小心地端给他们。"谢啦""多谢",望着这两个一看就知道性格不和,颜值不一的人,我心里就纳闷了:他们到底怎么走到一起的?

      

      就在我边想边走回去时,旁边一阵摔碗掀桌的声音响起。

     

    "太差劲了!这糖水怎么苦的?!把我的钱还回来!"是村口街头的那帮混混!近来总是到别人店铺惹是生非,如今终于轮到我们家了吗?

      

    "哎!你这家伙还不说话,找打是吧?!"领头那家伙怒了,伸出大手来想揪我过去,我只能闭上眼睛等待一通暴打……咦?不痛?

       

      我睁起一只眼睛,只见那人的手腕被一只匀称纤长的手握住了,而那家伙的手腕竟像被钳住一样纹丝不动。

      

    "哎!你是来捣…"话还没说完,那只手在他腕上按了几下,那恶棍"噗通"一声就跪了:"好…好舒服~"那人嘴里发出了很销魂的声音。那些小弟一见形势不对提刀就上,接着那只手的主人就冲进了人堆——是那个黑发青年?!

      

     我惊讶不已,连忙看向他同伴——那人正在看热闹?"你不去帮他吗?"毕竟他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哼,这种货色他一个人也能搞定,都不用求我帮忙!"讲到最后时他似乎还有一丝怨气。我连忙看向黑发青年那边。确实,他已经放倒所有人了。只是那些人都在呻吟:"好舒服~"

     

    "这位姑娘,这不是打架是按摩,麻烦去报官吧。以及请收他们每人十文。"黑发青年笑着对我说。"哦……哦。"我脸红着点点头,同时心里唾弃着刚才认为他其貌不扬的自己:刚才那什么眼神啊?

        

      这时一个人悄无声息地爬起来,似乎是想补黑发青年一刀!

        

      就在我还没来的及说出小心时,刚才那个说只要他不求自己就不动手的那个同伴立刻就冲了出去,一把扯过黑发青年同时一脚就把偷袭那人给踢上天了。嗯,一点都不夸张。

     

     "柳平安,你这人会不会小心点啊?!""会的,还有谢谢你,欧阳。"看着一脸紧张的名为欧阳的同伴和淡定自若的名为柳平安的黑发青年,我心不由得想:他们关系可真好啊。

     

      在那场乱子过后,很多人都注意起他俩。他俩喝糖水时姑娘都纷纷投去羞涩的目光。但两人丝毫没有发觉,只是面对面坐着,在柳平安喝着自己的红豆和欧阳给他的绿豆,在欧阳的一面催促和一面叫他慢慢喝中度过时间

   

      ⋯

     

       结完账,望着他俩并肩同行的身影,我想:无论他们是怎样走到一起的,他俩都一定是一生的朋友…吧?


                                  -END-

摸鱼二连弹,冷坑太冷大家一起努力吧

在冷坑与大家取暖,算中秋贺图吧(摸鱼警告⚠️)

激动2连弹(反正没人看不怕丢脸的我)随手撸的平安抱歉辣了眼睛233,以及不小心拍进去的第一就忽略他吧~

为创造这个标签的大佬打call(在别人家也要表达自己激动之情的我)